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人與那些動物



新聞報導上聳動的標題〝19歲女子曬非洲狩獵成果引四萬人譴責〞讓人忍不住在看內容之前就先醞釀起怒火,看了報導的當下也確實感到不愉快,但仔細想想,又從什麼立場批評她?或者,如果照片中她的笑容不要那麼燦爛,譴責的人會不會少一些?

當我們在滿桌豐盛的菜餚前合照,很少想到那裏面有許多的肉,往往來自不人道的飼養與宰殺。

當舉辦盛大的烤乳豬宴會時,我們也沒有太在乎那隻淪為祭品的乳豬在牠與媽媽分離、被屠宰時的心情。

當我們打著獵捕外來種的旗幟大肆捕捉綠水龍,我的心情很矛盾。我們都知道這些動物可能必須被犧牲、被關在牢籠中,卻還是在鏡頭前捧著獵物笑著。

當我在溪流、湖泊中打魚,與水、森林以及自己對話,取走其中的生命而了解生存的嚴肅,同時體會原始的、與自然緊密連結的喜悅。這是身為獵人的寶貴時刻,而這過程並不會悲傷或感到罪惡。是的,我憑著自己的能力取得了這些動物,讓牠們成為我的一部分,並且感謝牠們讓我學習到的所有珍貴的一切。

但是獵殺獅子、斑馬?


許多釣魚的人跟大魚搏鬥了幾個小時,費了好大的力氣把魚給拖上來,也都吃力地抱著獵物露出笑容,而這些從海裡拉上來的魚在過程中所受到的痛苦應該不會亞於被獵槍打死的斑馬。如果我們對於以上所說的那些事情並不感到特別反感,甚至曾經從相似的經驗感受到自然的快樂,而這女人則是合法獵殺這些我們「感覺」很稀少、很不得了的動物,那麼,我,或你,會不會僅僅只是因為物種的關係而感到如此巨大的差異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