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非洲大蝸牛禮讚


你走在泥土上,輕輕晃動兩對觸角,也許在尋找著另一伴的一半?

光滑的螺旋很漂亮,是木紋般的漸層。

你沒有腳,但走過的路留下閃爍如星的痕跡。

我們相遇在夜裡…

我彎腰撿拾,一個兩個一百個;
你緩步移動,一吋兩吋來不及。

緩慢與柔軟是你的本質,而那是我所不了解的時空。

在這冷冷清清的春雨之中,木頭化作炙熱的小太陽,煮滾一鍋水。

咕嚕咕嚕咕嚕,水在沸騰。
撲通撲通撲通,你們回到那一個世界。

你的肉體成為我的肉體,
你的臟器成為菜圃最肥沃的養分,
你的殼是美麗的裝飾,也會是寄居蟹的臨時避難所。

煙雨交織中,我靜靜感受你的離開。來自土壤,回歸土壤,
你是比我更貼近土地的存在。


麻油九層塔薑蒜,會是我送你最後的禮讚。





註:

1. 多數蝸牛雌雄同體,兩隻蝸牛相遇之後如果發生配對,會互相交換精子給對方。
2. 非洲大蝸牛是日據時代為了食用引進台灣,卻擴散到野外遍布全台包含離島,成為失控的外來種。快炒店的「炒螺肉」一般都是非洲大蝸牛和虎紋非洲大蝸牛。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黑白的未來



生活的步調與消費方式造就這個世界。

當五彩繽紛的一次性廢棄物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當熟悉的回收循環標誌成為虛假謊言。

當賴以為生的環境被你我親手毀掉。

當農田、魚塭、海堤全都堆滿有毒事業廢棄物。

當每一個生產食物的人都不敢吃自己的產品。

生命漸漸失去色彩...

下一個世代,該怎麼繼續存活下去?
我們又是怎麼裝作沒看見?


(攝於2014.11.15 黃小俊的演講)

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

我呼吸著空氣



我坐在河邊,聽她哼著歌。
她不知道人權是什麼,但她吟唱、漫舞,乘載著無數的生命。

我躺在草地,聞著她的味道。
她不知道人權是什麼,只知道土地是生生不息的循環。

我飄在海裡,看著底下的珊瑚礁。
他們不知道人權是什麼。他們說天空很藍,是海的倒影嗎?

我呼吸著空氣,我知道人權是什麼,
但沒有河水、土地與大海,我連活著的權利都沒有。


-- 史上首次 新西蘭一條河流被確認擁有人權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人與那些動物



新聞報導上聳動的標題〝19歲女子曬非洲狩獵成果引四萬人譴責〞讓人忍不住在看內容之前就先醞釀起怒火,看了報導的當下也確實感到不愉快,但仔細想想,又從什麼立場批評她?或者,如果照片中她的笑容不要那麼燦爛,譴責的人會不會少一些?

當我們在滿桌豐盛的菜餚前合照,很少想到那裏面有許多的肉,往往來自不人道的飼養與宰殺。

當舉辦盛大的烤乳豬宴會時,我們也沒有太在乎那隻淪為祭品的乳豬在牠與媽媽分離、被屠宰時的心情。

當我們打著獵捕外來種的旗幟大肆捕捉綠水龍,我的心情很矛盾。我們都知道這些動物可能必須被犧牲、被關在牢籠中,卻還是在鏡頭前捧著獵物笑著。

當我在溪流、湖泊中打魚,與水、森林以及自己對話,取走其中的生命而了解生存的嚴肅,同時體會原始的、與自然緊密連結的喜悅。這是身為獵人的寶貴時刻,而這過程並不會悲傷或感到罪惡。是的,我憑著自己的能力取得了這些動物,讓牠們成為我的一部分,並且感謝牠們讓我學習到的所有珍貴的一切。

但是獵殺獅子、斑馬?


許多釣魚的人跟大魚搏鬥了幾個小時,費了好大的力氣把魚給拖上來,也都吃力地抱著獵物露出笑容,而這些從海裡拉上來的魚在過程中所受到的痛苦應該不會亞於被獵槍打死的斑馬。如果我們對於以上所說的那些事情並不感到特別反感,甚至曾經從相似的經驗感受到自然的快樂,而這女人則是合法獵殺這些我們「感覺」很稀少、很不得了的動物,那麼,我,或你,會不會僅僅只是因為物種的關係而感到如此巨大的差異呢……

釋迦田不甜





釋迦田不甜。


記得自己小時候就很喜歡吃釋迦,咬下一大口,再用舌頭把黑亮的種子挑出來,享受甜滋滋的果肉。畢竟我比螞蟻還愛吃糖。這幾年台東跑比較多,才知道水果攤上的釋迦大部分都來自這裡。

釋迦的密度之高,快變成台東代言人了。朋友說,如果聽到有人問這釋迦甜不甜?那一定是外地人,因為這裡的釋迦只有〝甜〞和〝超甜〞。

三月多收成完,這些釋迦樹就被大刀闊斧修得一片葉子都不剩,一方面不要讓它長太高,另一方面之後才會一起結出滿滿的釋迦,這種強剪枝的方法,甚至也被拿來比喻「面臨到逆境才會結出甜美果實」。

原本應該綠草如茵的春天,除草劑很盡責地揮灑出一片枯黃。

釋迦田看起來很苦。

可是咬一口釋迦,一定甜。

---------------------------------------------------------------------------------
註:其實也不是在批評釋迦這個產業,或是批評農夫的作法,只是有點難過吧。用最少的金錢勞力成本換取最大的金錢收入是這個世界兩百年來的核心價值觀,大多數的作物幾乎都是用這樣的思維邏輯生產出來的(包含台灣所謂的有機農業也是,只差在沒有用農藥...),畜牧業也是,工業也是,服務業也是。
『我期待有一天統計學家在估算國家財富時,能將「環境耗損」這個項目加進去。我們將會發現,GNP的數字一直在騙人。』人壓榨人變成常態,人壓榨土地也只是理所當然,現況就是這樣,也只能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盡量找尋友善環境的做法。
確定的是,如果我是照片裡的釋迦樹一定很不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