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3日 星期四

出車禍的大溝鼠



2017/2/23早上7點半,撿到一隻出車禍身亡的大溝鼠。

騎車看到的時候還以為是鬼鼠,停下來檢查了一下,發現牠的頭骨已經被輾碎了,但胖胖的身體還蠻完整的,拿起來也很沉重,能長成這麼頭好壯壯的大個子,一定是討生活的高手吧,真是可惜了。

除非是在山上撿到的刺鼠、白腹鼠,或是自己抓到的鬼鼠,其他路邊的鼠類我是不敢撿來吃的,一來是牠們的食性複雜,又離人的居住環境很近,可能吃了許多不乾淨的食物,二來也很擔心會撿到吃了老鼠藥的個體。不過我想到之後生物課也會上到一些動物的身體構造,也想要趁著在台東的時間找機會累積一些教學甚至研究用的標本,就決定把牠帶到學校,利用早上的空堂時間在理化教室處理好了。

放在塑膠盒裡觀察,牠的眼睛黑黑亮亮的,看起來好像還活著一般;毛皮很健康,沒有溝鼠常見的脫毛現象。即使是一隻人人喊打的老鼠,我相信牠也是很努力才能長到這麼大隻,很努力為了自己而活著,也許牠早上過馬路只是想要去另一邊找朋友,或是尋找美味的早餐,結果卻再也沒辦法去完成這些事情,應該也有些遺憾吧。這樣想著,就更對牠的死感到難過。

在心裡和牠說了些話,向牠道歉並感謝牠的犧牲,便開始做些基本的測量,發現牠的體型還真不小,592公克的體重已經跟鬼鼠一樣重了(之前在科博館學做標本的時候剝了一隻快跟鼬獾一樣大的鬼鼠,約800多公克)!



花了40分鐘才處理完,完整地把牠的皮剝下來,可惜頭部被輾過所以皮破了一個大洞,之後做標本的時候再看看要怎麼縫補。除了頭骨被輾碎,也發現皮下有些出血,肋骨也斷了幾根。據稍早在路上看到牠的老師說那時還是完整的,可能是先被撞擊之後死亡,再被輾過頭部……。很感謝那段時間能夠有機會在科博館向製作標本的前輩們學習了一點點「皮毛」,現在就是讓這些技術更熟練並發揮價值的時候。

因為打算之後上到動物構造的時候再讓同學觀察,所以就沒有解剖看內臟的狀況,把皮肉先分開冰在冷凍庫,之後有空再處理。想起「從死亡來認識生命」這句話,希望這隻溝鼠的死能夠為我和孩子們帶來更多對生命的了解與省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