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3日 星期四

出車禍的大溝鼠



2017/2/23早上7點半,撿到一隻出車禍身亡的大溝鼠。

騎車看到的時候還以為是鬼鼠,停下來檢查了一下,發現牠的頭骨已經被輾碎了,但胖胖的身體還蠻完整的,拿起來也很沉重,能長成這麼頭好壯壯的大個子,一定是討生活的高手吧,真是可惜了。

除非是在山上撿到的刺鼠、白腹鼠,或是自己抓到的鬼鼠,其他路邊的鼠類我是不敢撿來吃的,一來是牠們的食性複雜,又離人的居住環境很近,可能吃了許多不乾淨的食物,二來也很擔心會撿到吃了老鼠藥的個體。不過我想到之後生物課也會上到一些動物的身體構造,也想要趁著在台東的時間找機會累積一些教學甚至研究用的標本,就決定把牠帶到學校,利用早上的空堂時間在理化教室處理好了。

放在塑膠盒裡觀察,牠的眼睛黑黑亮亮的,看起來好像還活著一般;毛皮很健康,沒有溝鼠常見的脫毛現象。即使是一隻人人喊打的老鼠,我相信牠也是很努力才能長到這麼大隻,很努力為了自己而活著,也許牠早上過馬路只是想要去另一邊找朋友,或是尋找美味的早餐,結果卻再也沒辦法去完成這些事情,應該也有些遺憾吧。這樣想著,就更對牠的死感到難過。

在心裡和牠說了些話,向牠道歉並感謝牠的犧牲,便開始做些基本的測量,發現牠的體型還真不小,592公克的體重已經跟鬼鼠一樣重了(之前在科博館學做標本的時候剝了一隻快跟鼬獾一樣大的鬼鼠,約800多公克)!



花了40分鐘才處理完,完整地把牠的皮剝下來,可惜頭部被輾過所以皮破了一個大洞,之後做標本的時候再看看要怎麼縫補。除了頭骨被輾碎,也發現皮下有些出血,肋骨也斷了幾根。據稍早在路上看到牠的老師說那時還是完整的,可能是先被撞擊之後死亡,再被輾過頭部……。很感謝那段時間能夠有機會在科博館向製作標本的前輩們學習了一點點「皮毛」,現在就是讓這些技術更熟練並發揮價值的時候。

因為打算之後上到動物構造的時候再讓同學觀察,所以就沒有解剖看內臟的狀況,把皮肉先分開冰在冷凍庫,之後有空再處理。想起「從死亡來認識生命」這句話,希望這隻溝鼠的死能夠為我和孩子們帶來更多對生命的了解與省思。

2017年2月20日 星期一

室友的早餐


早上走進廚房,忽然聽見角落的紙箱發出微小的聲響,像是有什麼東西動了一下。

悄悄走近一看,原來是我的室友在吃早餐──白額高腳蛛,也就是台語俗稱的拉牙,正抱著一隻蟑螂。用手機拍下這張照片,幫牠把紙箱輕輕闔起來,我想牠應該比較喜歡在陰暗的地方用餐吧。

搬進這個40年歷史的老平房大約兩個禮拜了,開始體會鄉間生活的各種滋味,有美好的、新鮮的體驗,也有一些不方便的地方,當然也包含了學習和身邊的動物相處:例如水塔的水用完了要自己抽,不是理所當然源源不絕的自來水、大蚊子開始活動的時間要記得點蚊香、竹雞和環頸雉總是在鬧鐘響之前就開嗓了(偶而還會有遠方的山羌);鞋子就放在庭院門口,我開始養成出門前把鞋子先抖一抖的習慣,避免萬一有嗅覺壞掉的龜殼花把鞋子當成自己家;家裡住了很多壁虎和拉牙,感謝有牠們幫我吃掉很多的蚊蟲,有時候回家晚了一開燈就發現牠們緊張地四處逃竄會覺得有點抱歉;我停摩托車的倉庫有時候會出現一隻胖胖的長尾真稜蜥...

話說這兩個禮拜以來第一次看到蟑螂,就是被室友處理掉的,真是太可靠了啊,長相不怎麼討喜的大蜘蛛,其實是默默幫家裡維持乾淨的好室友呢!

關於吃肉這檔事。



關於吃肉這檔事。

由於平時用餐幾乎不太吃肉,常常被誤會「你吃素喔?」,其實我不是。但是在大概3、4年前,開始接觸到一些環境議題,漸漸意識到從小到大「無肉不歡」這件事情似乎有點問題。後來開始蒐集更多資訊、思考,慢慢轉變成現在的習慣:

1. 原則上盡量不吃養殖、畜牧產業的肉類,包含蛋奶製品。
2. 吃自己獵捕的動物(以外來種為主),或是撿拾路殺(road killed)屍體來吃。
3. 購買友善環境的肉類產品。

當然有時候會破例(其實很常破例......),比方說朋友用心燉了一鍋香噴噴的滷肉請我吃,我當然要吃!或是過期沒人要吃但還沒真正腐壞的肉,我也都會吃。為什麼這個麻煩?一下吃一下不吃,不都是肉嗎?

其實原因有點複雜:

1. 養殖畜牧業相對於生產植物作物來說較不環保,也浪費資源,這我們學過能量傳遞的都曉得,一塊地生產出大豆、玉米,可以餵飽的人數遠比把這些穀物拿去養牛和雞再生產的肉能餵飽的人還多。而且現代化畜牧業的發達還造成糧食自給率低落

2. 水產養殖業也存在許多問題,包含水源汙染、有害添加物,在今年的環境影展紀錄片【魚肉的秘密】揭露了一些我們都該知道的重大問題。

有些人說海洋的魚快被抓光,應該要推廣養殖業才對,卻忽略了養殖漁業的飼料來自哪裡... 很多也是海裡啊。北海岸金山的傳統漁法蹦火仔所捕撈的青鱗魚就是要拿去做飼料的,直接拿來食用不好嗎?明明就很好吃啊。再看看台灣的漁港每天拖網拖這麼多混獲的下雜魚,也是養殖漁業的飼料來源啊。

3. 除了相對不環保的問題,對我來說還有動物福利方面的考量。工業化的養殖畜牧業把動物飼養在狹小的空間,造成動物緊迫、生病(生了病又要投藥),受到不人道的待遇。那麼放牧型的畜牧產業有比較好嗎?沒有,因為更加浪費土地資源,反而壓縮了原本可種植作物的耕地面積。

4. 現代人多數情況是接觸不到畜牧動物的。這些動物從出生到宰殺的過程我們都無法參與,最後到我們面前的時候是已經被支解好的屍塊,而這就是我們與這些生命唯一的連結。現代人吃過豬肉卻沒看過豬走路,我們每天犧牲那麼多活生生的動物的生命來換取我們生命的延續,卻只在乎油花的分布而不知道那代表著病態的飼養模式,這是不對的。

5. 也許很多人認為狩獵野生動物(捕魚也在漁獵的一部分)是慘忍的且不必要的,然而拿取了生命,才知道生命的重量與珍貴,才會去感謝。感謝與珍惜是多麼重要的態度,因為我們所獲得的一切從來都不是理所當然的。何況把動物關在狹小空間養到生病過肥,再宰來吃,也是殘忍啊,可是我們從小就被教導君子遠庖廚,所以沒有感覺。

6. 我也不覺得一定要吃素,畢竟人類天生就是雜食性動物,每個人的體質也都不一樣,對某些人來說,動物性蛋白質即使不是想要,也是需要。但是現在多數人已經攝取了過量的肉類,我們吃下去的肉遠遠多過於需要,變成貪婪的慾望,也造成環境太大的負擔了... 「吃素環保救地球」看似很蠢的口號,但其實真的就是這麼回事,少吃肉對於自然環境與永續經濟都是有好處的。

7. 其實不只是動物,植物也是生命,只是我們多數人更無法對植物的生命有同理心,所以植物被對待的方式往往更糟糕。但是我們選擇對待其他生命的方式其實是有回饋的,友善環境的農耕或養殖方式對於人、動植物以及自然都更好。

8. 那怎麼辦?又不是每個人都能過漁獵或採集生活,而且每個人都過漁獵生活的話,自然環境可能也負荷不了啊!但我們還是有些選擇,比方說選擇友善環境的產品、選擇重視動物福利的蛋奶肉... 現在還有一些看似獵奇,其實很環保務實的選擇,例如撿路殺的動物,以及採捕外來種生物,都是不錯的方法。想想看,一個人一天所需的蛋白質大約65公克,扣掉從植物攝取的量其實需要吃的肉真的極少,即便是撿一隻不幸出車禍松鼠也可以提供至少兩人份的肉,讓牠成為你的一部分,延續彼此的生命。此外世界各國都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外來種,光是那些外來種就可以餵飽很多人,同時又可以達到移除的目的,真的是一舉兩得。

雖然我也很喜愛肉的味道,但我們真的真的不需要吃這麼多肉。人活在世界上就是不斷地消耗資源、獲取其他生命,才能活下去,但人類有各式各樣的慾望要滿足,然而「這個星球可以供應人的需求,而非人的貪慾」,所以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盡可能地降低對其他生命以及地球環境的傷害吧,這大概是我們唯一能做的吧...。

---------------------------------------------------------------
雜食者的兩難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32338
一座發燒小行星的未來飲食法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71072
那些袋鼠肉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6%B1%AA%E4%BB%81%E5%82%91/%E9%82%A3%E4%BA%9B%E8%A2%8B%E9%BC%A0%E8%82%89/1023451717718072
珍古德的一席話
https://www.facebook.com/foodbank.io/videos/597675377046740/
Road killed coffee
http://www.route66seligmanarizona.com/The_Roadkill_Cafe.php
怎樣吃最環保?素食者、果食者、在地飲食派…見見「侵入種饕客」(invasivores)
http://pansci.asia/archives/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