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4日 星期三

自然的秘密



颱風過後又下了半天的雨,台北到處濕答答的,下班時間的車潮壅擠嘈雜,路上的紅綠燈和霓虹燈交互閃爍,整個城市快速如常地運轉。

由於生物系的學弟正在進行野外研究,我們來到富陽公園尋找蜥蜴的蹤跡。暫時逃離城市的喧囂,靜謐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好聞的潮濕落葉的味道,在手電筒照射下,石階步道的地衣因為雨水的浸潤看起來就像是嶄新的彩繪,樹幹上的皺摺紋路也更加明顯。我們大部分時間靜靜走著,專心搜尋樹叢間的蜥蜴,偶而聊上幾句。突然間,手電筒的光照進樹林,看到一雙亮亮的眼睛反光,仔細瞧瞧,原來是隻胖胖的果子狸爬在樹梢一動也不動地盯著我們,可能正在尋找晚餐卻被我們打擾了。我們把手電筒關掉,靜靜在樹下等待,希望可以在黑暗的森林裡跟著牠,看看牠都在忙些什麼?

一分鐘過去,我們無聲地等著。我知道樹上的細枝條一旦晃動到就會發出聲響,只要有耐心就有機會見到牠在樹上吃東西的可愛模樣。

五分鐘過去,樹上一點動靜也沒有,想必牠還傻傻坐在原本的位置。耳朵漸漸習慣安靜的森林,聽到許多的蟲鳴,遠方傳來面天樹蛙像是「嗶嗶嗶」的哨聲。

十分鐘過去,心情放鬆到快要睡著了。總不能整個晚上都傻站在這裡吧?決定打開燈看看這隻胖狸貓到底在幹嘛:樹上空無一物。

牠不見了。那隻看似肥胖的毛茸茸的果子狸就這樣趁著黑夜的掩護離開,不發出一點聲音。我們相視而笑,嘲笑我們自以為的聰明,也讚嘆牠的靈巧,感覺今晚的森林好像想要教會我們什麼事情。慢慢往公園出口的方向走,在積水的溝渠遇到一條白腹游蛇從水中探出頭,我們一起關了燈蹲下來,靜靜看著水面的反光。遠方路燈的餘光已足夠人與蛇看見彼此。

 「我好想這樣坐一整晚,看看牠都在做什麼,天亮了又會去那裡。」
「嗯,這就是生物學家一開始在做的事情吧…。」

是啊,昆蟲學家法布爾也是這麼觀察昆蟲的吧!但曾幾何時,我的觀察能力卻漸漸地流失了?如果我有帶相機,可能會按個幾張照片,但我不會知道更多白腹游蛇與小水流想告訴我的事情。 

湯姆‧布朗問:「怎麼搭建避難所?」
潛近狼告訴他:「去問松鼠。」
「怎樣精進追蹤狐狸的技術?」「追蹤老鼠。」
「怎樣了解獾的一切?」「學著變成獾吧。」

 怎樣了解自然的秘密?融入自然吧。

今晚的我們學會了關著燈也看得見,但果子狸可以不開燈爬樹呢!自然有太多太多的祕密想要告訴我們,真的很想住在森林好好學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