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4日 星期三

蛇之吻


『...更嚴重的情況發生了,他兒子發現電視機架子下也有一條同樣生動的玩具,但他已經無手可取,這個聰明的娃娃竟然靈機一動,把手上的蛇舉到嘴邊,並張口用嘴銜住,然後雙手一伸,那條架子下被冷落的龜殼花也落到熱情的小手上。

幸好那位學自然科學的爸爸沒有大叫或衝過去搶救兒子。他定過神後,慢慢拿起身旁桌上的奶瓶,然後語氣溫和地說:「來,寶貝!放下玩具,過來吃奶奶!」

孩子鬆開那兩條被耍得無可奈何的龜殼花,頭也不回地朝爸爸爬去......。

孩子沒有受到傷害,是因為他沒有恐懼與敵意,所以蛇也沒有被激發出恐懼與敵意,牠知道對方沒有傷己之心,自己也用不著防衛傷人。』

-----節錄自徐仁修的《仲夏夜探秘》-----

常常開玩笑,上述的文章內容一定是騙人的,不然怎麼對我就不適用呢?

高中的時候就非常喜愛看這本1998年出版的書,文筆流暢,照片樸實,即使拿到現在來看還是一本佳作,深深影響到我對待自然的態度以及欣賞大自然的方式。當時瘋狂著迷於兩棲爬行動物,尤其是蛇,更是我從小就非常熱愛的動物,能夠有機會實際接觸到牠們真的是太美妙了!

憑藉著想要讓所有人認知到「蛇不可怕」的莫名使命感,還添加了一些炫耀的成分在裡面,十幾年前的我試著把那些貨真價實的野生毒蛇養在學校、帶進教室,放在手上,讓牠們爬上我的肩膀,然後告訴其他人,你也可以試試看,只要你「沒有恐懼與敵意」,牠就不會攻擊你喔。也是很奇妙,那些蛇身懷劇毒,但是都十分溫馴,多次「實驗」後更加確定徐仁修書上寫的果然是真的,原來要化解人對蛇的誤解這麼簡單,太令人感動了!

然後大概在高中二年級的時候,我被咬了。

一隻30公分長的龜殼花,讓我左手食指多了個凹洞,每天都發出腐爛的臭味,流出黑色綠色的汁液,花了相當長的時間才恢復。事後我告訴自己,牠一定是還太小所以不懂事,才會咬我。因為我還有很多「懂事」的蛇朋友,所以這樣的行為依然沒有改變,後來陸續又發生了幾次(自己回想起來也很不可思議)蛇吻事件,我才真的了解到,原來牠們是野生動物,原來不管我有多愛牠們,都不可以跨越那一條界線。

也許有些人覺得這樣子不但危險還很蠢,一開始就不應該讓這種事情發生。不過我仍然很珍惜這些過程讓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後來每次有機會和別人分享到有關蛇的事情的時候,可以用一種更有說服力的方式,來讓他們了解可怕的不是蛇,而是我們不夠尊重自然的心。

「你知道嗎?即使被咬那麼多次,我還是覺得蛇不可怕喔,因為每次被咬都是我自己的錯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