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2日 星期四

【遇見華萊士】


正在準備演化的教材,讀到我的偶像華萊士。

【為什麼我們需要博物館的標本收藏?】


生態學家研究各種與自然生態相關的科學議題,發現問題並且設法解決,但是田野研究往往受限於時間尺度、季節性以及變動的環境(當然還有各種困難,包含每年越來越少的經費…),這時候博物館長期蒐集累積的標本就成為非常重要的資源。

說到博物館,我們可能會聯想到尼安德塔人與劍齒虎的模型、古老的化石文物等等展示品,也許有人會覺得那些玩意兒和現代生活沒啥關連,都是些過去時代的東西。但事實上,科學博物館的收藏是與現實生活息息相關的,是我們了解科學的重要途徑,透過博物館幕後的科學家──幾乎都是所屬領域中最頂尖、最學識淵博的專家──的研究,把這些知識呈現給這個世界。

那麼,生態學家可以為這麼社會貢獻什麼?

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為什麼紙盒可以防水?


這是便當紙盒,還是便當塑膠紙盒?

工作本


學校的國小和國中有許多科目會使用工作本來學習,這學期我在自然課嘗試和學生一起寫工作本,一起用畫筆與文字創作屬於自己的課本。

想了想,封面要做什麼呢?決定讓自己每一次看到都想到自己所居住的地球。看完《人類大歷史》,有許多的感觸,也成為封面的靈感。

阿嬤的桿秤


上個月,在鄉下海邊的雜貨店買雞蛋。阿嬤駝著背,緩緩地把蛋擺放在古老的桿秤上,緩緩地撥弄算盤。

時間彷彿也在那個夏日傍晚,緩緩停滯。

「擱淺鯨豚教我的事」聽後感想

今天在台東 有人在家民宿聽了的朋友李昕育分享鯨豚救援的故事,幾度差點跟他一起淚崩,回來想要趁著記憶猶新整理一下自己的想法。

因為堅持才看到希望。

因為堅持才看到希望。